小鬼搞上大奶業務員


一日早上,我從床上醒來,肚子餓得咕嚕叫,便到院內的廚房找些吃了,但找了許久都沒有收穫,才想到大家都還沒起床,便悄悄的跑到莉絲修女的房門外,偷偷推了下房門,發現居然沒有上鎖,而且裡面燈光微亮,我從門縫偷看一眼,發現莉絲正在用手機跟人通話。
「拜託了!不要帶走孩子們,我們可以獨力照顧他們的!」莉絲的口氣聽起來不太妙,沒多久以後通話就切斷了。
我偷偷的跑了進去,從後面用雙手大把的抓住那碩大的胸脯,害莉絲嚇了一跳。在莉絲開口講話之前,我跟他接吻,讓他說不出任何的話,同時右手游移到下方的密地,慢慢的挑逗莉絲,我掏出了我的大雞巴,把它直接塞進了小穴中,開始活塞運動了起來…
「快停止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!」莉絲把我推開,【】並大聲的吼著…「今天中午有人會來把你們都帶走,帶到市區的孤兒院去!」
我聽到這消息便問道:「為甚麼?」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莉絲。在莉絲的說明之下我才明白,政府要幫助偏鄉地區的小孩成長,本院的環境本來就不是很好,經濟方面也有問題,難怪政府會這麼做。
正當莉絲把內褲穿上之後,準備穿上褲子時,我便把她的內褲硬生生的扯破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雞巴插入小穴中,莉絲再次要求我停止,但是我沒有,我便把我不解、不滿的情緒發洩在莉絲身上。在我的猛烈抽插下,莉絲也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。
「要…要..快要來了…高潮了!!…..」莉絲說。我把雞巴拔出來,許多的水從小穴中噴發而出,等待這次的高潮過後,我換成上面上莉絲,把莉絲的右腳放到我的左肩上,並擺左腳置於雙腿中間,用這樣的姿勢抽插以讓雞巴插到最深處,每次抽插我都能感覺到子宮與龜頭的摩擦,我忍不住了,便將雞巴插到最深處,把許多的精液噴發在子宮中。
當我拔出雞巴時,大量的精液緩緩流出,整張床墊有如河水氾濫般的潮濕,混著淫水跟我的精液的氣味…
到了中午時,果真有人來到學校拜訪,是一名有著黑色俏麗短髮女性,胸前的偉大山峰絕對不輸給莉絲,短裙配著黑絲襪,讓我的下面緩緩硬了。我看她緩緩走進了莉絲修女的辦公室,開始談論了一些事情。過了不久,莉絲走了出來,我乘著這良機,跑到廚房中倒了一杯熱茶,並在茶中加了一些安眠藥,端進去給她喝。
「謝謝,真是貼心的小孩。」她說「我叫做安娜。」她介紹了自己,並喝下了那杯茶。
「你覺得在這裡生活快樂嗎?」她問我。
「恩,快樂。」我回答,並說「但並不是完全的快樂。」
「為甚麼?這裡不是…」正當安娜說話說到一半時,藥發揮了作用,她便昏癱在沙發椅上。
「安娜!安娜姊姊!」我試著推了推她,發現都沒有反應,我便開始用雙手隔著衣服摸她的大奶子。我把她的黑襯衫上的鈕扣從最下面的開始解開,到了最後,最上方的鈕扣居然自己彈了出來!還好我沒有被彈到。
「哇…好大的奶子…」我不禁讚嘆,這個尺寸鐵定比莉絲大,在加上紫色的蕾絲胸罩,一定能殺死許多男人。我拿了些繩子把她的四肢綁在椅子上,並把門給鎖了起來。我脫下褲子,把胸罩中間拉開,並放入兩胸之間進行乳交,由於胸罩沒有脫下來,使胸部變得十分的緊實,乳交起來變得更有快感,當我感覺來了便射了出來,把她的胸部跟臉上射得一塌糊塗。沒想到他居然在現在醒來了!
「你…你這個死小鬼在做甚麼!!快放開我。」見到自己被綁著的模樣,安娜開始拚命掙扎,但這都是徒勞無功,為了避免她開始亂叫,我把她的嘴巴用膠帶貼了起來。我緩緩的將她的胸罩給解了下來,雙乳便彈了出來,天阿…真的是有夠巨大的,至少有F…不!是G罩杯!
我把她的短裙扯了下來,隱約的那連到腰間的絲襪中的紫色蕾絲小褲褲,我便用雙手把密地的絲襪給扯了個洞,並隔著內褲對小穴摩擦。等到小穴已經做水災,我便把內褲也用力扯破,把我的雞巴緩緩的插入,起初我只插入三分之一,並且慢慢的抽插,後來我逐漸加快速度,並把整根雞巴都插了進去,安娜的眼神逐漸從清醒變成渙散,我猛烈的抽插讓她的小穴筋攣、變得更緊,我知道她一定達到了高潮,我便停止了抽插,把她嘴上的膠帶撕了下來。
「安娜姐姐,你還想要嗎?」我用挑逗的語氣問安娜。
「快…快給我…我還想要更多…!」安娜用嬌喘的語氣回答我。
聽到這個回答我變得更加興奮,開始猛力的抽插,我的蛋蛋跟安那個屁股碰撞產生出啪啪啪的聲音,而安娜也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。
「我快要射了唷!要射在裡面嗎?」我向安娜問道。「不…不行…!拜託不要….」她一邊哀求一邊發出著嗚嗚的呻吟聲。
當然我才沒管那麼多,我腰一挺,直接全數射在裡面,而安娜似乎是配合我的動作,在我射的時候肚子也猛力一頂,達到了高潮。我緩緩把雞巴拔了出來,精液順著軌跡流了出來,在溜了出來的時候,我又用雞巴把精液推回小穴口,再次插入,每次抽插都會發出滋滋滋的聲響,而且有了精液的潤滑抽插更佳的順暢了,我一邊抽插一邊吃著他的大奶子,時不時還咬了她的奶頭,到最後,我整個人他在她的身上,頭塞在她的胸膛裡,雞巴和小穴完全沒有任何的縫隙,就這樣射了。
在完事後,我開始覺得我做錯了事情,沒想到安娜毫不在意,反而還對我笑著,我把他的繩子解開,沒想到她直接撲了上來,用手幫我進行手交,讓我的精液射在她的胸膛上,之後便穿上胸罩,坐上車子走人了。